跟我学戏曲
戏曲中的字、声、情、韵

2018-09-18 11:16

  学唱戏八大要素:

  剧情需理解 意境去想象

  声音靠运用 忘我去演唱

  风格灵掌握 衔接要顺畅

  字正加腔园 韵味才悠扬

  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或者戏迷票友,要想唱好戏,将技巧运用得好,必须学好字、声、情、韵。

  有嗓无韵不生动,有声无情是卖弄。嗓音和情韵是戏曲的完美统一,才可以有好的效果。

  先说说字:首先要学好汉语拼音和十三辙。字在戏曲演唱中是第一位。字正才能腔圆。演唱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剧情,要想达到目的,首先就是吐字。以字带声,字声统一。还有注意口型,也就是技巧里的喷口夺字,这些并不是机械地去用,而是要灵活掌握才会给人以演唱上美的享受。

  吐字不准当然有的跟所处的地理环境和方言有关,在网络上听到有些唱腔不错就是吐字发音不准确,比如张 藏不分,三山不分,四是不分等等,这要通过学习汉语拼音和十三辙的努力才能纠正。还有字符转韵的问题,比如一句拖腔的最后一个字是依你要是落在啊上就不对了,也就像作诗,不合辙押韵。让人听着不对味。

  再说“声”:声音在演唱中处于重要的地位。好的嗓音,会使观众有一种享受的感觉。要想有一个完美的演唱声音,除了天赋条件以外,其次要学会呼吸吐气,学会用丹田气和胸腹联合式呼吸等等。好的声音加上清晰的吐字,在你的戏曲演唱的技巧上听众已经对你认可一半。

  还有“情”:情在演唱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以情带声,声情并茂。所谓情就是剧情,了解剧情也就是所谓的入戏。入戏才有情,才有效果。唱出的来的戏不是要你卖弄妩媚,而是要你展现出剧中人物中的内在美。这样才能够打动观众的心灵。比如秦雪梅的哭,周凤莲的笑,哭的没情观众认为是发嗲,笑的不动是发傻。所以必须先了解剧情,不了解剧情就扯着嗓子去哭咧着嘴笑,是感动不了观众的,只能说是瞎造作。

  说到这里我到想起来最近的梨园春中少儿擂台赛的小选手,唱秦雪梅,唱赵铁贤等等,她们这个年龄能懂什么?这些段子很不适合娃娃们去学的,单纯的去哭,观众只能感觉小孩子们好玩而已。希望编剧作曲多写一写适合孩子们唱的段子。

  豫剧大师常香玉在《断桥》中“谁的是谁的非天在上头”一段戏,以情带声,声情并茂,字正腔圆,如泣如诉。崔兰田大师的《桃花庵》里的窦氏的九尽春回杏花开低沉婉转,九曲回肠,沁人心扉。

  再说说“韵”:韵在戏曲演唱中也是刻苦训练的一种技巧。绘画大师讲:“气韵生动”。演唱亦要别有韵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就是在韵味上作出的文章。不管你嗓音高低唱出的戏要有韵味,没有韵听着干巴巴的如同劈柴拉锯.,高中低音之间要平缓自然过度。要想有韵味,必须学好换气,学会腹式呼吸,换气的时候不能让观众感觉出来有停顿的感觉,把字符之间的柔和唱出来的戏才有韵味。

  提到韵味使我想起来了古代韩娥之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典故就是用来形容美妙的歌声和音乐的魅力。

  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韩娥善唱余音竟能绕梁三日,音乐的力量实在是令人无法想象的。

  总之,戏曲演唱是很难言表的艺术门类。是很多老一代艺术家在实践中慢慢摸索一点一滴的总结出来的,不是一般人都能所理解的。我这里也只是略知皮毛而已,还要不懈的去追寻探求,才会悟得真谛。

  

跟我学戏曲
戏曲中的字、声、情、韵
2018-09-18

  学唱戏八大要素:

  剧情需理解 意境去想象

  声音靠运用 忘我去演唱

  风格灵掌握 衔接要顺畅

  字正加腔园 韵味才悠扬

  作为一个专业演员或者戏迷票友,要想唱好戏,将技巧运用得好,必须学好字、声、情、韵。

  有嗓无韵不生动,有声无情是卖弄。嗓音和情韵是戏曲的完美统一,才可以有好的效果。

  先说说字:首先要学好汉语拼音和十三辙。字在戏曲演唱中是第一位。字正才能腔圆。演唱的目的是为了表达剧情,要想达到目的,首先就是吐字。以字带声,字声统一。还有注意口型,也就是技巧里的喷口夺字,这些并不是机械地去用,而是要灵活掌握才会给人以演唱上美的享受。

  吐字不准当然有的跟所处的地理环境和方言有关,在网络上听到有些唱腔不错就是吐字发音不准确,比如张 藏不分,三山不分,四是不分等等,这要通过学习汉语拼音和十三辙的努力才能纠正。还有字符转韵的问题,比如一句拖腔的最后一个字是依你要是落在啊上就不对了,也就像作诗,不合辙押韵。让人听着不对味。

  再说“声”:声音在演唱中处于重要的地位。好的嗓音,会使观众有一种享受的感觉。要想有一个完美的演唱声音,除了天赋条件以外,其次要学会呼吸吐气,学会用丹田气和胸腹联合式呼吸等等。好的声音加上清晰的吐字,在你的戏曲演唱的技巧上听众已经对你认可一半。

  还有“情”:情在演唱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以情带声,声情并茂。所谓情就是剧情,了解剧情也就是所谓的入戏。入戏才有情,才有效果。唱出的来的戏不是要你卖弄妩媚,而是要你展现出剧中人物中的内在美。这样才能够打动观众的心灵。比如秦雪梅的哭,周凤莲的笑,哭的没情观众认为是发嗲,笑的不动是发傻。所以必须先了解剧情,不了解剧情就扯着嗓子去哭咧着嘴笑,是感动不了观众的,只能说是瞎造作。

  说到这里我到想起来最近的梨园春中少儿擂台赛的小选手,唱秦雪梅,唱赵铁贤等等,她们这个年龄能懂什么?这些段子很不适合娃娃们去学的,单纯的去哭,观众只能感觉小孩子们好玩而已。希望编剧作曲多写一写适合孩子们唱的段子。

  豫剧大师常香玉在《断桥》中“谁的是谁的非天在上头”一段戏,以情带声,声情并茂,字正腔圆,如泣如诉。崔兰田大师的《桃花庵》里的窦氏的九尽春回杏花开低沉婉转,九曲回肠,沁人心扉。

  再说说“韵”:韵在戏曲演唱中也是刻苦训练的一种技巧。绘画大师讲:“气韵生动”。演唱亦要别有韵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就是在韵味上作出的文章。不管你嗓音高低唱出的戏要有韵味,没有韵听着干巴巴的如同劈柴拉锯.,高中低音之间要平缓自然过度。要想有韵味,必须学好换气,学会腹式呼吸,换气的时候不能让观众感觉出来有停顿的感觉,把字符之间的柔和唱出来的戏才有韵味。

  提到韵味使我想起来了古代韩娥之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典故就是用来形容美妙的歌声和音乐的魅力。

  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韩娥善唱余音竟能绕梁三日,音乐的力量实在是令人无法想象的。

  总之,戏曲演唱是很难言表的艺术门类。是很多老一代艺术家在实践中慢慢摸索一点一滴的总结出来的,不是一般人都能所理解的。我这里也只是略知皮毛而已,还要不懈的去追寻探求,才会悟得真谛。

  

首页 · 戏曲简介 · 资讯动态 · 剧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