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新闻
从总体和动态平衡视角把握国家安全
来源:厦门网 发布于:2019-04-23 14:29

  原标题:从总体和动态平衡视角把握国家安全——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张文木

  4月9日晚,一场以国家安全教育为主题的灯光秀在杭州市钱江新城上演,市民在欣赏美轮美奂的灯光秀的同时,学习了解国家安全知识。

  对话专家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著有《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论中国海权》《国家战略能力与大国博弈》《中国地缘政治论》等著作。

  对话背景

  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正处在由大向强跃升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与机遇相伴随的,我们的国家安全也面临着新情况新问题。在第四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来临之际,本报记者就如何准确把握总体国家安全观、如何从世界和未来的角度认识中国国家安全、新时代如何维护国家安全等问题,专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张文木教授。

  中国国家安全首先是道路安全

  记者: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我们党关于国家安全理论的重大创新,如何理解这一重大战略理论的时代内涵?

  张文木:总体国家安全观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对中国国家安全问题认识的新成果,其本质要求是在总体和动态平衡中把握国家安全问题。这里有横向和纵向两个维度:

  从横向看,我们既要从国内全局中认识国家安全问题,又要从世界总趋势以及中国与世界的总体关系中认识和把握中国国家安全问题。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视角中,当代中国的安全与世界安全紧密联系,“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不可分割。与生存安全不同,当代中国的发展安全更是一个与世界安全密切联系的概念,正如马克思《共产党宣言》所说:“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从纵向看,总体国家安全观又是一个有历史纵深的认识。中国国家安全首先是道路安全,也就是必须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如习主席所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脱离了这条主线,中国的国家安全就失去了方向,而没有方向或选择了错误的方向才是影响国家总体安全的具有颠覆性的因素,其灾难性的后果可以苏联为前车之鉴。

  世界上有两种国家的安全没有保证。一种是“身体”不好的,一种是“脑子”不好的。“身体”不好的就是国家的政治、经济主导权操控于外人之手,因而失去了自我发展的内在能力及由此产生的国家自主性。“脑子”不好的则是对国家发展的道路缺乏认识,没有主见,反而对外部思潮迷信盲从。就像苏联末期对西方的幼稚幻想,结果稀里糊涂被西方送进了坟墓。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感叹说:“从来没有一个世界强权未经交战失利,就如此迅速、彻底四分五裂。”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记者:总体国家安全观涉及的安全领域众多、内容丰富,如何辩证、全面、系统把握这一创新理论?

  张文木:习主席指出,“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总体国家安全观既有鲜明的政治指向——这是唯物论的本质要求,又有内在诸多要素丰富联系——这是辩证法认识论的必须视角。

  当前,我们学习习主席的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注意避免两种误区:一是脱离国家经济社会的整体发展谈国家安全,或脱离国家总体安全而只看局部的安全。忘记了整体,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都没有把握住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精神实质;二是从本位主义出发,将任何安全问题都看作是国家安全问题,或将总体国家安全观庸俗地解读为四平八稳和面面俱到,其结果必然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有本位,而忘了大局和总体,这些都是对总体国家安全观有失辩证法的误读。我们只有“注意把握好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关系”,区分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安全面临的主要矛盾,以及矛盾的主要方面,在总体和动态平衡把握中,才可能将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

  正确的思想武装对于国家安全极端重要

  记者:苏联解体的教训启示我们,思想路线出错,就会犯方向性、根本性错误,就会从根本上动摇国家安全,所以说思想武装对国家安全极端重要?

  张文木:对,谈国家安全,必须谈思想武装问题,这是从大安全的角度说的。历史的经验值得借鉴。在中国革命、建设和发展实践中,也可以看出正确的思想武装对国家安全、民族发展的极端重要性。

  遵义会议前,因为“左倾”错误路线指导,中国革命接连遭受重大挫折。遵义会议上,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的正确领导,中国革命从此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通过延安整风,全党的认识统一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路线上,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相继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建立了新中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路线,确定了“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指导方针。用邓小平理论武装起来的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在改革开放中建设党、建设国家,取得了辉煌业绩,实现了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安居乐业。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创新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在党的十九大确定为党的指导思想。党的理论创新每前进一步,党的理论武装就跟进一步。在当前,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学好、用好、贯彻好党的十九大精神,是我党积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并不断取得伟大斗争新胜利的根本保证,更是确保国家安全的根基所在。

  记者:当前,我国面临的安全和发展环境日趋复杂,如何在伟大斗争中强化思想武装?

  张文木:习主席指出,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同时蕴含机遇与挑战。但这机遇与挑战对世界其他国家也是机会均等的,机遇并不专属中国。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习主席指出,“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是我们思考新时代一切战略问题的出发点,也是贯穿国家安全研究始终的底线思维。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要求我们要牢固树立伟大斗争的意识。

  思想上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装,进而全面接受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是苏联亡党亡国的最根本的原因。在当前,我们迫切需要将全党的认识统一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上来,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来武装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并以此指导中国国家安全的生动实践。

  中国国家安全正与世界安全融为一体

  记者:如何在中国与世界的总体关系中认识和把握中国国家安全问题?

  张文木:当今世界,安全是一个整体,人类命运也日益联系为一个整体。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而独善其身,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包打天下来实现所谓的绝对安全。

  国家是全体国民生存和发展的前提。以往国人对国家安全的认识,更多地侧重于国家的生存安全。在这种认识中,本国的安全与世界的安全相对分离。但在今天,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在相当程度上正与世界安全日益融为一体,只有世界安全,中国才能最终安全。

  今天中国的国家安全已不是生存意义而是发展意义上的概念,今天中国的发展不仅仅是国家内部的历史运动,而是一种与世界紧密联系的一体的历史运动。与自然经济条件下的国家安全观念不同,新时代中国的国家安全应当主要是以维护中国发展权为核心的世界性的概念;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关注,应当从传统的维护本土安全,转变为维护已走向世界的中国政治和经济利益安全;对中国国家安全系数评估基点,不仅要建立在本土安全还应建立在由本土辐射于世界的国家利益安全之上;此外,维护中国国家安全,也应当从封闭的独守家门的模式,转变为进取开放的模式,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供良好外部环境。从这个意义上说,总体国家安全观对于我们走向世界具有指导意义。

  记者:总体国家安全观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理解这一重大战略思想的世界意义?

  张文木:近年来,中国积极向世界传达强有力的中国声音,世界的关注点开始转向中国。2013年9月,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2017年2月10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首次写入联合国决议。

  在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前,习主席访问了坦桑尼亚,并凭吊坦赞铁路修建期间因公殉职的中方人员,缅怀中坦赞三国用鲜血和生命凝结而成的传统情谊。坦赞铁路是中国向世界提供援助,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向世界提交的和平共处、互利共赢的世界治理的方案及其实践。习主席此举向世界传递出的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社会主义世界观、安全观及建立其上的中国治理的新方案。

  中国搭建起“一带一路”这个平台,是向世界发出相互扶助的请帖:在这个平台中,没有殖民主义,没有霸权主义,只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与和平共处的理念,发展同所有“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的友好合作,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共同建设和谐共存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同样,世界安全才有中国的安全。中国人民将以“环球同此凉热”为目标,将中国的安全与世界的安全不可分地连为一体,我想这大概就是习主席总体国家安全观的世界意义。(张军胜、潘娣)(由杭州市国家安全局提供)

焦点新闻

从总体和动态平衡视角把握国家安全

2019-04-23

  原标题:从总体和动态平衡视角把握国家安全——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张文木

  4月9日晚,一场以国家安全教育为主题的灯光秀在杭州市钱江新城上演,市民在欣赏美轮美奂的灯光秀的同时,学习了解国家安全知识。

  对话专家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著有《中国新世纪安全战略》《世界地缘政治中的中国国家安全利益分析》《论中国海权》《国家战略能力与大国博弈》《中国地缘政治论》等著作。

  对话背景

  当前,我国正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正处在由大向强跃升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与机遇相伴随的,我们的国家安全也面临着新情况新问题。在第四个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来临之际,本报记者就如何准确把握总体国家安全观、如何从世界和未来的角度认识中国国家安全、新时代如何维护国家安全等问题,专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张文木教授。

  中国国家安全首先是道路安全

  记者:总体国家安全观是我们党关于国家安全理论的重大创新,如何理解这一重大战略理论的时代内涵?

  张文木:总体国家安全观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对中国国家安全问题认识的新成果,其本质要求是在总体和动态平衡中把握国家安全问题。这里有横向和纵向两个维度:

  从横向看,我们既要从国内全局中认识国家安全问题,又要从世界总趋势以及中国与世界的总体关系中认识和把握中国国家安全问题。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视角中,当代中国的安全与世界安全紧密联系,“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不可分割。与生存安全不同,当代中国的发展安全更是一个与世界安全密切联系的概念,正如马克思《共产党宣言》所说:“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从纵向看,总体国家安全观又是一个有历史纵深的认识。中国国家安全首先是道路安全,也就是必须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正如习主席所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脱离了这条主线,中国的国家安全就失去了方向,而没有方向或选择了错误的方向才是影响国家总体安全的具有颠覆性的因素,其灾难性的后果可以苏联为前车之鉴。

  世界上有两种国家的安全没有保证。一种是“身体”不好的,一种是“脑子”不好的。“身体”不好的就是国家的政治、经济主导权操控于外人之手,因而失去了自我发展的内在能力及由此产生的国家自主性。“脑子”不好的则是对国家发展的道路缺乏认识,没有主见,反而对外部思潮迷信盲从。就像苏联末期对西方的幼稚幻想,结果稀里糊涂被西方送进了坟墓。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感叹说:“从来没有一个世界强权未经交战失利,就如此迅速、彻底四分五裂。”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记者:总体国家安全观涉及的安全领域众多、内容丰富,如何辩证、全面、系统把握这一创新理论?

  张文木:习主席指出,“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总体国家安全观既有鲜明的政治指向——这是唯物论的本质要求,又有内在诸多要素丰富联系——这是辩证法认识论的必须视角。

  当前,我们学习习主席的总体国家安全观要注意避免两种误区:一是脱离国家经济社会的整体发展谈国家安全,或脱离国家总体安全而只看局部的安全。忘记了整体,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都没有把握住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精神实质;二是从本位主义出发,将任何安全问题都看作是国家安全问题,或将总体国家安全观庸俗地解读为四平八稳和面面俱到,其结果必然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只有本位,而忘了大局和总体,这些都是对总体国家安全观有失辩证法的误读。我们只有“注意把握好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的关系”,区分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安全面临的主要矛盾,以及矛盾的主要方面,在总体和动态平衡把握中,才可能将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

  正确的思想武装对于国家安全极端重要

  记者:苏联解体的教训启示我们,思想路线出错,就会犯方向性、根本性错误,就会从根本上动摇国家安全,所以说思想武装对国家安全极端重要?

  张文木:对,谈国家安全,必须谈思想武装问题,这是从大安全的角度说的。历史的经验值得借鉴。在中国革命、建设和发展实践中,也可以看出正确的思想武装对国家安全、民族发展的极端重要性。

  遵义会议前,因为“左倾”错误路线指导,中国革命接连遭受重大挫折。遵义会议上,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的正确领导,中国革命从此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通过延安整风,全党的认识统一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正确路线上,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相继取得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建立了新中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路线,确定了“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指导方针。用邓小平理论武装起来的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在改革开放中建设党、建设国家,取得了辉煌业绩,实现了国家繁荣富强,人民安居乐业。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创新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并在党的十九大确定为党的指导思想。党的理论创新每前进一步,党的理论武装就跟进一步。在当前,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学好、用好、贯彻好党的十九大精神,是我党积极“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并不断取得伟大斗争新胜利的根本保证,更是确保国家安全的根基所在。

  记者:当前,我国面临的安全和发展环境日趋复杂,如何在伟大斗争中强化思想武装?

  张文木:习主席指出,当今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变局同时蕴含机遇与挑战。但这机遇与挑战对世界其他国家也是机会均等的,机遇并不专属中国。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习主席指出,“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是我们思考新时代一切战略问题的出发点,也是贯穿国家安全研究始终的底线思维。辩证唯物主义的历史观要求我们要牢固树立伟大斗争的意识。

  思想上放弃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武装,进而全面接受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是苏联亡党亡国的最根本的原因。在当前,我们迫切需要将全党的认识统一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上来,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来武装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并以此指导中国国家安全的生动实践。

  中国国家安全正与世界安全融为一体

  记者:如何在中国与世界的总体关系中认识和把握中国国家安全问题?

  张文木:当今世界,安全是一个整体,人类命运也日益联系为一个整体。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事外而独善其身,也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包打天下来实现所谓的绝对安全。

  国家是全体国民生存和发展的前提。以往国人对国家安全的认识,更多地侧重于国家的生存安全。在这种认识中,本国的安全与世界的安全相对分离。但在今天,中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在相当程度上正与世界安全日益融为一体,只有世界安全,中国才能最终安全。

  今天中国的国家安全已不是生存意义而是发展意义上的概念,今天中国的发展不仅仅是国家内部的历史运动,而是一种与世界紧密联系的一体的历史运动。与自然经济条件下的国家安全观念不同,新时代中国的国家安全应当主要是以维护中国发展权为核心的世界性的概念;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关注,应当从传统的维护本土安全,转变为维护已走向世界的中国政治和经济利益安全;对中国国家安全系数评估基点,不仅要建立在本土安全还应建立在由本土辐射于世界的国家利益安全之上;此外,维护中国国家安全,也应当从封闭的独守家门的模式,转变为进取开放的模式,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供良好外部环境。从这个意义上说,总体国家安全观对于我们走向世界具有指导意义。

  记者:总体国家安全观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何理解这一重大战略思想的世界意义?

  张文木:近年来,中国积极向世界传达强有力的中国声音,世界的关注点开始转向中国。2013年9月,习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2017年2月10日,“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首次写入联合国决议。

  在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前,习主席访问了坦桑尼亚,并凭吊坦赞铁路修建期间因公殉职的中方人员,缅怀中坦赞三国用鲜血和生命凝结而成的传统情谊。坦赞铁路是中国向世界提供援助,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向世界提交的和平共处、互利共赢的世界治理的方案及其实践。习主席此举向世界传递出的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社会主义世界观、安全观及建立其上的中国治理的新方案。

  中国搭建起“一带一路”这个平台,是向世界发出相互扶助的请帖:在这个平台中,没有殖民主义,没有霸权主义,只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与和平共处的理念,发展同所有“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的友好合作,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共同建设和谐共存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同样,世界安全才有中国的安全。中国人民将以“环球同此凉热”为目标,将中国的安全与世界的安全不可分地连为一体,我想这大概就是习主席总体国家安全观的世界意义。(张军胜、潘娣)(由杭州市国家安全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