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市民自发前往各烈士陵园和纪念碑瞻仰先烈
2018-04-05

 

  厦门市退役军官志愿服务大队祭扫烈士墓。(记者 郑晓东 摄)

 

  碧山派出所民警和警辅人员为烈士扫墓。 (记者 程午鹏 摄)

 

  罗忠寿与爱人在烈士罗永良墓前合影。 (本报记者 林施赟 摄)

 

  走过车水马龙的街道,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踏上厦门烈士陵园的台阶,这里有虫鸣有鸟叫,明亮的阳光下,青翠的松柏在微风中轻轻摆动。

  一朵、两朵、三朵……白色的纸花载着哀思,系上松柏枝条。他们有的系着红领巾,有的身穿警察制服;他们中有退役军官,有烈士后人——不同的年龄与身份,都带着对先烈的缅怀来到这里,送上最真诚的致意。是的,曾经浴血奋战的先烈,后辈不曾忘记你们,当年正是你们穿越纷飞的战火,才换来今天的幸福与宁静。

  清明节将近,市民自发前往我市各烈士陵园和纪念碑瞻仰先烈。厦门日报浓情策划,推出清明缅怀革命先烈特别报道——2日,记者分三路,前往厦门烈士陵园、内厝红山仔烈士纪念碑和海沧革命烈士陵园,与市民一同缅怀先烈,记录下那些动人的瞬间与故事。

  【现场篇】

  厦门烈士陵园: 

  重听先烈故事  重温入党誓词 

  24米高的革命烈士纪念碑下,少先队员、民警等渐次到来,缓步踏上石阶,献上花圈。纪念碑上陈毅元帅手书的“先烈雄风永镇海疆”八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们站定、默哀,将无尽的哀思寄予革命先烈。纪念碑后的烈士陵墓,安葬着1034位烈士的遗骸骨灰——有解放厦门时牺牲的人民解放军第29军、第31军等部700多位指战员、9名支前船工、厦门解放前夕牺牲的刘惜芬烈士等中共地下党员,还有部分在建设时期牺牲的烈士。

  鲜红的党旗在纪念碑下徐徐展开。市建设局的一名负责人,向到场的干部职工讲述着1949年解放厦门的战斗,震天的炮火声以及先烈奋勇杀敌的呼喊声,似乎并未远去。随后,大家举起右手,面对党旗,重温入党誓词——他们说,要牢记共产党员的职责,以实际行动向革命先烈致敬。

  内厝红山仔烈士纪念碑: 

  志愿者祭拜先烈  认真打扫陵园 

  上午10点,翔安区92580志愿者联盟的20多名志愿者,准时到达内厝红山仔烈士纪念碑。

  “我们熟悉这里。上学的时候,老师就带着我们来这里瞻仰、缅怀先烈,还给我们讲他们的故事。”志愿者许泽源说,小时候听故事,就对先烈充满了敬佩与感激,这一次再来瞻仰,心中的感情依然澎湃。

  他们排成两列,轮流走到纪念碑前,弯腰献上手中的一束小菊花。他们知道,这里殓放着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八·二三”炮击金门战役中牺牲的85位革命烈士遗骸,还有内厝机场原烈士墓园和东烧尾、黄厝、许厝等周边零星的烈士墓也都迁葬于此。

  一束束菊花或白或黄,整齐地摆放在纪念碑前。“我是开花店的,能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用鲜花向先烈表达情感,特别有意义。”免费提供鲜花的志愿者小芳说。

  祭拜结束后,部分志愿者拿出打扫工具,沿着阶梯一级一级地认真清理。

  海沧革命烈士陵园: 

  160名党员列队  俯身深情献花 

  海沧革命烈士陵园刚修缮过——安葬在这里的48位烈士都是1949年在解放厦门岛和鼓浪屿的渡海作战中牺牲的,绝大部分是普通战士,牺牲时大多只有十七八岁,半数无法查明原籍。

  陵园内干净整洁,48个墓碑上分别刻着每一位烈士的名字,两侧的石头浮雕上展示着革命烈士奋战的画面。环行一圈,记者感受到的是沸腾的奋斗热血。

  上午10点,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厦门片区管委会海沧园区办事处组织160名党员来到海沧革命烈士陵园,每位党员手拿一朵菊花,默哀一分钟后,列队上前俯身将菊花放置烈士墓碑前——不少党员在烈士墓碑前停下脚步,郑重地三鞠躬。

  新安小学的40位少先队员代表及15名党员教师代表紧随而来。他们在烈士墓碑前发言和宣誓,举起的拳头,是他们坚定的信念和奋斗的决心。他们说,来这里缅怀先烈,就好似上了一堂课,要把革命烈士的精神传承下去。

  【故事篇】

  一碗韭菜馅饺子 

  每年一次的约定 

  烈士牟荣兴的儿子和女儿,祭扫时特别呈上山东人爱吃的食物

  烈士陵墓的浮雕已被层层花圈遮住,众多烈士家属前来祭拜,他们默默地摆上花圈,摆上祭品,望着花圈上的名字,陷入深深的思念中。

  烈士牟荣兴的花圈前,他的儿子和女儿郑重地摆上祭品——除了闽南传统的点心和鸡蛋外,一碗韭菜馅的饺子格外引人注意。

  牟荣兴的儿子牟卫平说,父亲是山东人,逢年过节都有吃饺子的习惯,他们每年来扫墓时,都会记着为父亲带上一碗饺子。每年如此,延续多年。

  父亲的音容笑貌仿佛一下浮现出来,牟卫平说,父亲去世时,他才16岁,还在上中学,“那是1976年7月7日,福建海防军事演习。”他说,父亲当时作为31军的干部,乘坐直升机前往演习现场,飞机在漳浦灶山撞崖坠毁,机上14人无一幸免。

  父亲就这样走了。那个17岁时跟随部队,从山东一路打到厦门,参与过多个著名战役,后脑勺和背部留有无法取出弹片的父亲走了;那个印象中写得一手好字,口才也好,高大帅气总带着笑容的父亲走了……牟卫平吸了吸鼻子,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他说,最大的遗憾是没能听父亲亲口说一说当年南征北战的事情,父亲不平凡一生的事迹,只能靠查阅资料和家人转述才能感知。

  如今,牟卫平已经退休,哥哥和姐姐也都在厦门扎根。每逢清明节,他们都会准备上一碗饺子扫墓,让身为北方人的父亲尝一尝家乡的味道,缓解思乡之情——一碗韭菜馅的饺子,寄托着儿女对烈士父亲的哀思,成为每年扫墓时的一种不变的传统。

  十一年寻找  

  叔叔墓前诉思念 

  亲人在海沧找到罗永良烈士的墓碑,终于完成家族心愿

  罗忠寿一下红了眼眶。

  “我终于见到您了。”话一出口,他已哽咽,“您去参军的时候,我才三岁。奶奶后来常跟我们提起您啊,她说她一直都记得您离开那天的样子。”罗忠寿蹲下,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罗永良”三个字。

  11年的寻找,终于在这里画上了一个句号,一个家族的心愿也终于达成,尘埃落定。罗忠寿告诉记者,从小他和兄弟姐妹就听着叔叔的故事长大,奶奶常说叔叔是所有孩子学习的榜样,也是家族的骄傲。

  “那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在找,从来没忘记。”罗忠寿说,此前只知道叔叔牺牲了,却一直没有叔叔的具体安葬地的消息,连具体的牺牲时间都不清楚。2007年,偶然的机会让他有了寻找叔叔安葬地的方向,开始在漳州的各个烈士陵园找了很久,但没有结果。

  “直到去年,有朋友提出可以到厦门本地的烈士陵园找找看。”在厦门岛内找寻依然无果,罗忠寿和朋友又分别在海沧和翔安寻找,皇天不负有心人,在海沧革命烈士陵园的烈士名单里,终于找到了这个让家族牵肠挂肚了几十年的名字:罗永良。

  将家族近况向叔叔说完,罗忠寿和爱人在墓碑前合了影。“找了11年,让家族惦记了几十年,现在这个心愿终于完成了。”罗忠寿说,现在家里人都知道了叔叔是1958年因公牺牲的,也知道他就在这里,“只要有空,我就会带家人过来祭拜他,这里的环境和管理都很好,叔叔在这里我也安心。”

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