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音乐教师

    人物:陈旭飞

    身份:特教音乐教师

    时间:2018年9月10日

    智障残障儿童是一个不幸的群体,他们在生活和学习上有难以想象的困难和障碍,同时也需要比正常孩子更多的关爱。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年华都奉献给了这些“折翼的天使”,把爱注入教育,帮助残障孩子健康成长,他们就是特殊教育教师,而陈旭飞就是其中的一员。
    • 早上8点左右,陈旭飞早早来到办公室,拿起课程表和学校的工作安排表,对照一天的工作计划,忙碌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陈旭飞,能歌善舞的贵州妹子,刚过不惑之年,却已经做了21年聋生、自闭症学生的音乐老师。在南京特殊教育师范音乐专业毕业后,陈旭飞只身一人来到美丽的鹭岛厦门,进入了厦门市特殊教育学校,开始她的特教音乐教育工作,一做就是21年。
    • 9点,在给自闭症康复班的学生上课之前,陈旭飞特地准备了一些“旺旺仙贝”,作为给孩子们的鼓励。陈旭飞将孩子们当做宝,每周她都会自己掏钱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给孩子们当礼物。孩子们也都爱极了这位乐呵呵的老师,许多孩子见到她都喊她“仙贝老师”。陈旭飞担任了十多年聋生部的老师,两年前转入自闭症类艺术康复教学,聋生教学与自闭症艺术康复教学有很大的差异,她由此开始了全新的挑战。当时不少老师面对类似的转型,都有一定的不适感。但旭飞则是坦然接受,积极面对。“也许是和我的个性有关,我觉得没有什么的。”
    • 在去班级的路上,陈旭飞遇到了参加聋生合唱团的学生,他们用手语互相打着招呼,陈旭飞还问起孩子最近的情况。在特殊教育学校里的教师,要拥有更多的耐心和爱心,陈旭飞一进学校,走在楼道走廊间,认识她的孩子都会来围在她身边不走开。学校里有专门的聋生班级,陈旭飞就找教材、上网自学手语,为的是能与他们交流。
    • 9点30分,这节艺术康复课,陈旭飞在教学设备上播放欢快的儿歌,带着孩子一起跟着旋律,跳着舞步,比划着动作。“其实,在艺术康复过程中,不要去设定目标,带着孩子们去欣赏、感受、互动,让他们有个愉悦的体验即可。“陈旭飞说。自闭症类艺术康复部里是一些自闭症、唐氏综合症的学生,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基本不与人交流,而且有些学生对声音还很敏感,音量稍大或者频率稍高,他们就开始变得烦躁不安。起初很难教,陈旭飞倾注了许多心血,然而通常情况下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堂课下来,孩子们依旧面无表情,但是旭飞老师还是一样保持高度的热情,带着孩子们做一些简单的律动。“哪怕是学生们抬头起来看我一眼,我都会觉得很开心,很有成就感。”陈旭飞说。
    • 10点30分,在课间休息期间,按照往常习惯,陈旭飞会给孩子们发送好吃的,给他们当做礼物。每当孩子们有一个小小的进步时,她就不吝于给予自己的夸奖和赞美。“别看孩子表面看起来什么都不懂,但是他们心里明白挺多事的。”陈旭飞说,”适时地给他们夸奖和鼓励,他们才会有自信,对于康复也有促进作用。“
    • 离开教室前,陈老师特地把小涛叫到一旁,摸摸他的头,嘘寒问暖一番,关心他最近的情况。特殊教育学校里的孩子,在生活和学习上有难以想象的困难和障碍,同时也需要比正常孩子更多的关爱。小涛曾经是一名多动症孩子,此前上课时几乎每五分钟就要冲到电子屏幕前拍打一番,有一次旭飞老师为了阻止他,右手小指和右掌被孩子撞到,当场肿了起来,疼得忍不住发出声来。小涛看到了,似乎明白了什么,竟乖乖回到座位上。旭飞老师发现,自从那次以后,在她的课堂上,小涛没有再冲上来拍电子屏幕了,似乎也比较能听得进老师的话了。
    • 接近11点,陈旭飞给高年级的聋生上着音乐课,”哒哒哒哒哒“,陈旭飞一边比划着手语,一边拍着手掌,一边指着黑板上的音符标志,示意着孩子们跟着她一起做。普通孩子听着音乐,身体便能自然跟着节拍律动。但聋生孩子,因为听不见,只能把动作一个个分开,哪个节拍对应哪个动作,每个动作持续几拍,都要分解开来,一遍遍地练习。“除了一遍遍练,没有别的办法。”她的手语和手势节拍,就是孩子们的音乐。孩子们从不懂到懂,从强迫学到主动学,旭飞老师走了很长一段路。
    • 下午2点过后,经过简单的午休,陈旭飞又开始她的工作。下午没课,但是陈老师并没有离开学校,因为她还负责校文艺表演团体的训练工作。闲暇时间,陈旭飞就会翻出一些音乐专业和特殊教育的书,随时为自己充电。从1997年到2010年期间,旭飞老师都是负责校文艺队的组建和训练工作。这两年,在陈旭飞的努力下,市特殊教育学校组建了全国唯一的聋生管乐团和聋人无声合唱团。
    • 聋生管乐团和聋人无声合唱团的一切繁杂事务基本都由陈旭飞处理,在处理好校外公益组织与学校、学校与家长之间的沟通联系工作下,她每周都坚持进行3次以上的排练任务,令人欣慰的是,孩子们的表演,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肯定,还受邀到外地公开演出奖。2点半,陈旭飞来到学校德育处办公室,找到少先队总辅导员杨老师,沟通商量聋生管乐团和聋人无声合唱团外出表演的相关事宜。
    • 下午3点50分,聋人无声合唱团每周的训练时间快到了,陈旭飞大步流星,赶往律动教室,准备给孩子做发声训练,途中还接到了校领导关心合唱团的电话。为了文艺表演团体的训练,陈旭飞老师经常都要加班,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家。去年为了排练戏剧,她连续加班了两个多月,可能是因为太过劳累,她两次摔成重伤。3月14日她不慎摔伤了右脚,右脚肿得吓人,更糟糕的是,5月底她摔成了骨折,住院住了10天。
    • 在律动教室里,陈旭飞一边弹着钢琴,一边给孩子们演示如何发声,要知道,聋生最大的障碍就是听不到声音,要想把话说清楚都很困难,更不用说发声歌唱了,要练到发音准确无误更是非常困难。今年4月底,在陈旭飞的努力下,厦门市特殊教育学校首次打造了聋人无声合唱团。成立2个多月后,就传来喜讯,他们受邀赴京参加了8月北京音乐厅的暑期系列音乐会,并和英国皇家童声合唱团合作表演,发出了让世界感动的声音。因为这次表演,师生都很振奋。
    • 聋生训练发声要凭单纯的嘴唇记忆,很多孩子并不知道如何下手。为了让孩子们清楚要如何准确地发声,陈旭飞让孩子触摸自己的喉咙,通过触摸和手语,一遍遍反复练习哆、唻、咪、发、嗦、啦、西,让他们得到发声要领。陈旭飞根据每个孩子的情况,不断摸索尝试着适合的方法,一遍一遍引导,终于让孩子们有了简单的小律动,哼唱出了有旋律的歌谣,这让许多家长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 对于普通学校的老师来说,学生考上名牌学校,在各种竞赛中取得优异成绩,都会让老师体会到成就感。但是对于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来说,或许永远都感受不到这份惊喜。不过,如果孩子们通过训练,能够像正常孩子一样登台表演,这些都会让陈旭飞和其他老师们激动。
    • 她用爱心、奉献与执着,帮助智残障儿童感知五彩斑斓的音乐世界,引领学生走进音乐的殿堂,帮助孩子们找到自信与梦想;她用音乐艺术给智残障儿童打开了一扇认识世界的窗,让孩子们走上舞台,为孩子打开了一扇走向社会的大门。在教师节来临之际,《厦门人的一天》向教师群体致敬,向所有如陈旭飞老师一样为教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的园丁们献上最诚挚的祝福,祝所有的老师节日快乐!

    本期责任编辑:

    晏凤利、马庆伟、沈伟彬、金肖、张林

    鸣谢:厦门市特殊教育学校

    报料电话:5506192[8:30-00:30]
    5506191[8:00-18:00]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