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届厦门日报社读者节 :全部新闻 > 正文

和报社互动25年的陈章福:走出军营与编辑推敲文字

厦门网 2014-09-24 00:00

  

  陈章福调出自己的文章给记者看。(记者 陈立新摄)

  我与编辑部的故事

  ●讲述者:陈章福

  ●渊源:

  从1989年起在《厦门日报》“党务工作者手记”栏目发表文章21篇,与厦门日报社互动交流了25年。

  说起我与《厦门日报》的缘分,要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我才三十出头,稿件都是手写的,送稿都是靠步行。日报的读者多,投稿的也多,但像我这样常年送稿、与编辑一起讨论改稿、周末还去编辑家里泡茶写稿的,可能就不多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还是一名军人,在警备区工作,离深田路报社旧址不远。每回考察调研时,碰到有意思的事,就爱自个儿琢磨。久而久之,我“手痒”了,决定把所思所感写出来。光写不够,还得找人指点发表,谁最专业呢?当然是《厦门日报》编辑部。于是,写完稿,连军装都来不及换,就捧着刚“出炉”的稿件赶到报社,因为晚上十点就要定稿。每每我来到编辑部,大家就小声议论:“瞧,那个部队小伙又来啦!”

  八九十年代,电脑也还没普及,编辑们审稿改稿的功夫全在薄薄几张纸上。我为了让编辑们方便做朱批,每次都会把文章誊写到四面留白的三百格作文纸上。编辑和我一同看稿,逐字推敲、思想碰撞的感觉,我一直都忘不了。有时,整篇文章都被划满了红圈,但我总能从中受益良多。编辑改完的稿子,我拿回家还要反复阅读,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改。

  九十年代,我驻扎在鼓浪屿三个多月,写了几十篇“好八连”的故事。在接受采访的战士面前,我倒成了记者,采写出了《八连好是好,一二三四受不了》等一系列小故事,“鼓浪屿好八连”的故事也从厦门传至大江南北。1993年2月19日,八连被中央军委命名为“鼓浪屿好八连”。

  其实,这还得归功于我从日报编辑那里学到的本领。带着编辑的视角重新阅读作品,会发现值得深入探寻的那个“点”。写作、修改,再剖析作品的过程,让我更知道怎么抓人眼球,什么样的故事更牵动人心。另外,我还学了一手提炼标题的绝活。如何用通俗形象化的语句展现“高大上”的内容,这是一门学问。

  我常和同事说,身为新闻素材的亲身经历者,我们不能让记者代替自己思考。在工作中,单位时常需要向记者提供新闻素材。比起笼统地把事情叙述一遍,我更希望能自行反思,抓出亮点与问题,因为即使记者文笔好,思路也清晰,但论起对工作过程的了解,肯定不如我们。我觉得,探寻一切是写作者的习惯。

  前几年,我写了本书,叫《我思故我在》。前言里头有这么一句话:“自己几十年来一直在想,最后发现什么也没想明白,却留下了人生思考的轨迹。”思考与写作,是我最得意的两件事。官当得再大只是一时,奖获得再多不能天天捧着,但是文章可以反复阅读,还能以文会友,最实在不过。

  从1989年10月15日在《厦门日报》“党务工作者手记”栏目发表文章《辩证反思 莫走极端》起,我在这个栏目发表署名文章21篇,与厦门日报社互动交流了25年。如今,这些栏目都已经成为历史了,但这种思考人生、写作感悟的习惯自此伴随我一生。 (记者 崔昊 见习记者 谭欣妮 整理)

  

[责任编辑:仇慧亮   来源:厦门日报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