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庚精神齐颂扬 美丽厦门共缔造 :全部新闻 > 正文

九十高龄老人陈永定展示两百多封与校主的书信记录

厦门网 2013-10-20 13:15

   陈永定(左)向记者讲述他与陈嘉庚的合影故事。(图/记者 黄嵘 摄)

   陈嘉庚先生常到厦门大学建筑部指导工作。图为1951年7月,陈永定(中)陪同陈嘉庚(左)在工地现场。(图/记者 黄嵘 翻拍)

 陈永定收藏的陈嘉庚先生写给他的信件原稿。(图/记者 黄嵘 翻拍)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记者 张明蕾 见习记者 赵荣宾)

  十多张合影,两百多封书信,记载了陈永定和陈嘉庚共事11年的点点滴滴。从幼时初次相遇的勉励,到成年频繁见面的指导工作,这一辈子到底见了陈嘉庚多少次,如今90岁高龄的陈永定已经记不清。他记得的是,内行对外行的指导,长辈对后辈的关心。

  【定格】

  合影多在工地 所谈都是建筑

  陈永定拿出的照片中,他和陈嘉庚总是站在各式各样的工地里,后者精神矍铄,前者青春勃发。其实,陈永定和陈嘉庚的初次见面并未定格在这些照片中。1934年的一天,陈永定的父亲收到了嘉庚先生的一封信,让在马六甲公司上班的陈父去新加坡。10岁的陈永定就这样随着父亲,第一次见到了陈嘉庚。

  大人的谈话,孩子不懂。陈永定记得的,只是临走时,陈嘉庚塞给自己一个橘子,叮嘱道:“回家乡要好好读书。”后来他才知道,父亲被陈嘉庚派回了集美学校工作。时光飞逝,1949年,陈嘉庚到了泉州,此时已在集友银行工作的陈永定,去给校主汇报银行的人事和业务等情况。他没想到一年之后,会被陈嘉庚调去做建筑工作。

  1950年10月,陈永定接到了父亲电话,说的不是家长里短,而是陈嘉庚先生的“调令”。“陈老先生让我到厦大工作,因为他准备扩建厦大,成立厦大建筑部,聘我做主任。”陈永定说。搞建筑,他是外行,陈嘉庚是内行。于是开工前要准备什么,建筑材料要买什么,一栋楼要怎么建,都是陈嘉庚拿主意,陈永定做传达。一个教得仔细,一个学得认真,陈永定说那时边做边学,不久就能独自处理一般事务了。

  从到了厦大建筑部开始,陈永定和陈嘉庚的接触日益频繁。校主每周都会去工地巡查,陈永定自然得次次跟随,每个工种的情况一一汇报。“他走到哪儿看到哪儿问到哪儿,回答可不能敷衍。”陈永定笑道。除了日常巡视,陈永定还得每月写一次工作总结拿给陈嘉庚。厦大扩建进入尾声时,1956年陈永定又被调到了华侨博物院建筑办事处,负责博物院的建造工作。

  【书信】

  抬头必是“永定侄”

  深夜长谈忘时间

  言及陈嘉庚,陈永定必称“陈老先生”,既不说“嘉庚先生”,也不说“校主”。因为论亲疏,两家是族亲;论辈分,陈永定得叫陈嘉庚伯父。那两百多封信件,抬头无一例外是“永定侄”。工整的字迹,每一封都有不同主题,有的交代石料得接收了,有的交代费用要花多少,事无巨细一一告知。“陈老先生不来工地时,平日都是写信给我。”陈永定说。

  交代完工作,信的末尾,陈嘉庚多会加几句鼓励的言语。彼时陈永定担任华侨博物院院长,陈嘉庚便写信谈自己参观外地博物院的见闻和如何管理博物院,末尾鼓励陈永定好好学习,因为“博物院和学校不同”。这封信足足写了七八页。

  除了聊工作,陈嘉庚偶尔还会和陈永定聊聊家庭。有一天陈永定照例去集美向陈嘉庚汇报工作,不知怎么讲到了家庭,陈嘉庚动了感情,一直聊到了快11点。按日常作息,陈嘉庚应在10点睡觉。门外的警卫员偷偷探头,向陈永定示意,并指了指手表。“这是提醒我陈老先生该睡觉了,我也着急想走,可没办法,他正说在兴头上。”陈永定笑着说。

[责任编辑:廖文焱   来源:厦门日报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