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庚精神齐颂扬 美丽厦门共缔造 :全部新闻 > 正文

83岁叶文川和校主合影挂进鳌园 他珍藏了60多年

厦门网 2013-10-15 10:53

▲叶文川先生珍藏60多年的与嘉庚校主的合影照片,前排右二为叶文川。(记者 姚凡 翻拍)  

  厦门网-厦门日报讯(文/记者 张明蕾)这张陈嘉庚和集美水产航海学校毕业生合影的照片,一点也不像经历了半个多世纪风雨的样子,既未泛黄,也没破损。83岁的叶文川笑着说,那是他的珍宝,自然保管最贴心。那不仅是叶文川和陈嘉庚惟一的合影,也是他惟一一次近距离接触陈嘉庚。可就是半个多世纪前的那一面,激励了叶文川一辈子,校主当年的叮嘱他至今没忘。

  校主的一句叮嘱永记心间

  1951年初,叶文川从集美水产航海学校毕业。那时课业抓得紧,班里实行淘汰制。入学时的22人,临到毕业就只剩了8位同学,叶文川和一位同学选择参军,其他人则去了商船。拍毕业照,在大家看来不过是一种例行程序,没想到却等来了校主陈嘉庚。“我估计是校长去邀请的。”叶文川说。

  当时陈嘉庚事务繁忙,主要精力都放在修建被轰炸破坏的集美学校校舍上。所以当看到陈嘉庚来和大家合影,叶文川万分激动。“校主在学生心目中威望很高。”叶文川补充道。合影后,陈嘉庚又和学生们座谈。半个多世纪前的叮嘱,叶文川记忆犹新:“他叮嘱我们,作为航海学校的校友,应履行集美学校‘诚毅’的校训,要为国增光,为集美学校增光。”离校前,叶文川拿到了和校主的合影,而他的叮嘱则永远记在了心间。

  走南闯北,照片总相随

  参军时的行李总是简单,叶文川当年就带了一支派克笔、一个手表和那张毕业合影。1952年,叶文川被分到了海南岛。有一天,叶文川所在的船只停靠在码头避风,谁知台风太强,船撞到岸边。大家检查后,发现船损毁严重,船长宣布弃船上岸。随身物品已经来不及全部带走,叶文川果断舍弃了笔和表,只带着那张合影就下了船。

  叶文川说,那张合影是珍宝,丢什么都不能丢了它。在几十年的当兵生涯中,合影一直跟着他走南闯北,从海南岛到辽宁锦州。叶文川生怕把合影弄坏,总是夹在日记本中,每天写日记时都会拿出来看看。当兵的日子并不舒坦,快要坚持不下去时,他就会拿起相片,想到陈嘉庚的鼓励。“我得争气,不能给校主和学校丢脸。”叶文川说。

  当年的那些学生都很争气

  1966年左右,叶文川和朋友去鳌园参观。刚走进园内的一处浮雕墙,他就听到朋友一声惊呼:“嘿,这不是你们和校主一起合影的照片吗?”叶文川凑近一瞧,浮雕下的照片陈列窗里还真有当年的合影。兴奋之余,叶文川颇为自豪。“当年的那些学生都很争气,我们至少在工作岗位上没给校主丢脸。”

  同学们各奔东西之后,尽管偶尔有联系,但那次参观鳌园时,却只有叶文川一人。没有当年同学的陪伴,叶文川觉得自个儿在陈列窗前留影没什么意思。那次机会一被错过,叶文川很多年都没机会再去鳌园,“有点遗憾啊!”如今年事已高、长住同安的叶文川叹道。

  【读者原声】

  厦门读者黄素芬:我为嘉庚先生当特护

  我于1954年从卫校毕业,分配到了第一医院的手术室,工作几年后我逐渐对工作上手了。1958年的一天,我接到院长办公室的通知,他们告诉我,陈嘉庚先生因为尿潴留(注:膀胱内充满尿液而不能排出)到我院急诊,现在住在内科个人房,院领导决定让我去做特护,照顾陈嘉庚先生在院内的生活。

  领取任务后,我马上来到内科,远远看到两个警卫背着长枪笔直地站立在门口守着,看得我有些紧张。正在这时,陈嘉庚先生的私人秘书张其华先生远远向我走来,并问我是不是黄护士,我点了点头。张先生感慨地说:领导这么重视,还派了特护过来。

  在陈嘉庚先生入院不久后,特饮部便送来了营养餐。陈嘉庚先生说:“为什么要搞特殊化?跟大伙吃一样的就行了。”我对陈嘉庚先生说:“您有伤口,需要营养餐来补充,这样伤口愈合得快些,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您就不要客气了。”

  记得有一次陈嘉庚先生问我工作如何,我回答说,我现在觉得十分后悔做这一行,因为当时如果听了班主任的劝导去上大学而不是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去了卫校,现在应该是前途无量、视野宽广的大学毕业生,会有更多的机会和地方供我选择和发挥才华。

  陈嘉庚先生听完后说:“你错了,行行出状元,这只是社会的分工不同而已,工作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护士是白衣天使,医院是救死扶伤、实行‘人道主义’的地方,一个医院没有护士怎么可以?那么多的病人要谁去照顾?如果你后悔没有深造的话,可以在工作之余多钻研医务,自学成才,再抓住机会深造。你还年轻,还有机会去改变自己,今后要走的路还很长。社会在进步,人也是要跟上去的。”

  听完陈嘉庚先生这番语重心长的劝说后,我深有感触,决定听从他的建议在工作之余认真学习,钻研医务知识,最终我成功地成为了一名优秀的麻醉师。

[责任编辑:廖文焱   来源:厦门日报 ]
相关阅读: